主要产品
锰系
硅系
特种合金
复合合金
氮化合金
行业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万达文旅将全盘转让给融创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01 8:43
   在2017年融创收购万达13个文旅项目1年后,这笔世纪交易出现了新的进展。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融创将全盘接手万达文旅集团开发运营业务,至此,万达将剥离文旅业务,而刚刚成立文旅公司的融创将获得一大批拥有丰富建设运营经验的员工。
       2017年7月,万达把13个文化旅游项目91%的股权卖给融创中国,换回438.44亿元现金。
       据财经杂志报道,当时双方达成的共识是,这些项目的品牌、规划内容、项目建设和运营管理继续由万达把持,融创要连续20年,每年每个项目付5000万元品牌许可使用费给万达,共计130亿元。
       对于此次转让,有消息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为了此次转让,万达集团已经将文旅集团内部的人事调动流程冻结,员工无法调动到其他业务版块,并且万达文旅规划院已经改名为融创文旅规划院。
       《财经》记者获悉,融创会给万达文旅集团人员半年左右考核期,他们的编制从万达转到融创后,薪酬、职级也大概率会保留半年不变。
       融创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文旅集团业务纳入融创也是正常情况,没有区别,吃饭的时候碗筷是谁的不太重要。”
       实际上,在去年万达融创实现交易后,融创对万达文旅项目的相关人员的收编就一直在进行之中,在万达城转让项目最多的西南区域,营销口一直有员工进入融创。
       这次交易会涉及文旅集团中的设计规划、建设、运营等大多数业务领域。具体包括文旅规划院、文旅项目建设中心、文旅项目公司、主题娱乐公司等主要部门,人员涉及到文旅集团总部核心创作团队以及运营维护管理团队等等。
       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此次收编的员工应该都是低级别的,高级别的早已安排完毕,这种整合是必然的,而且整合中低层员工比高层要容易一些。不过这笔交易的诸多细节外界还不得而知。
       根据万达官网介绍,万达旅游集团是中国领先的文化旅游创意、品牌输出管理企业,拥有大型文化旅游城规划设计、建设、运营全产业链。转让文旅集团后,万达文化集团将由影视集团、宝贝王集团、体育集团三大集团构成。
       另外,尽管去年王健林一口气将13个文旅项目脱手,但事实上,在万达此前与地方政府签订的文旅投资协议中,还有一部分未包含在与融创的交易里,这包括计划投资500亿元的西安万达城,以及同样投资500亿的长沙万达城。
       就在1个月前,王健林在与陕西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永康会面时表示:“万达将与西安加强沟通,在项目规划、设计等环节体现差异化,与现有大型文旅项目错位发展,展示好陕西文化、西安特色,推动旅游与文化、商业、体育等深度融合。希望双方通力合作,加快项目推进速度,共同打造国内一流、国际领先、无愧于时代的精品项目。”
       另外在去年7月,长沙市商务局就万达城的进展曾向外界表示:“ 我市相关部门与投资方保持密切联系,积极提供项目落地服务,加快推动进展。但鉴于该项目投资额度大、体量大,业态多样,投资方的布局方案正在进一步论证中;同时,双方已有相关约定,项目最终选址涉及商业秘密,暂不宜对外公开相关情况。”
       万达此次转让所有文旅业务后,西安和长沙万达城未来的发展更值得关注。
       对于融创来说,全盘接手万达的文旅业务也是必然。汪孟德在今年3月融创业绩会上曾明确表示,融创2018年将成立专门的文旅集团,与地产集团分开,独立运营,这一两年最重要的任务是快速增强文旅板块的运营能力。
       8月8日,融创中国曾与海南省旅游委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提出推动在海南设立融创文旅集团总部。8月22日,融创文化旅游发展公司成立,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等担任董事。
       另外,融创2017年年报显示,融创中国当年总计新增土地储备6764.2万平方米。仅2018年上半年,他们就获得了建筑面积2920万平方米的土地,综合成本仅为3620元/平方米。
       种种迹象表明,要在文旅产业有一番作为的孙宏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收编万达的文旅团队让融创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拥有经验的文旅老兵,这是最符合孙宏斌作风的方式。
       而对于一直在去地产化,朝轻资产化发展的万达来说,文旅产业的体量大,资金周转和沉淀时间长,除此之外,还需要处理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而且在出售了大量的文旅项目之后,万达也迎来了可以剥离文旅产业的时机。
在大手笔出售文旅和酒店业务后,万达集团就已经着手将文旅产业从过去的商业地产板块剥离,运营业务则继续由文化集团承接,并同酒店管理公司一起,在今年8月被注入到港股平台万达酒店发展(00169.HK)旗下。万达集团表示,万达彻底告别了房地产,从此大步走上轻资产之路。
       如今卖掉了钢筋混凝土的肉身,留下了轻资产的灵魂,万达和融创走向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融创文旅业务步入新台阶
       融创对文旅业务以及专业团队的重要性认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去年和万达交易,只是单体项目和项目层面人员的转移,当时的共识里,文旅项目设计建造、管理运营等都授权给万达,由万达直接负责,融创充当的更像是一个金主角色,有所有权,但无管理权。
       这个机制设计其实也埋下了一个伏笔,在实际推进过程中,它容易导致融创对文旅项目的管控和约束都较为有限。
       孙宏斌看好文旅业务前景, 看重消费升级,赌的是未来成果。当今年融创开始把文旅作为一个重要的业务板块,开始重金投入的时候,新的发展诉求就会放大这种管控无力感。
       文旅项目的销售物业已经给融创提供了不错的货值和现金流,可售面积4973万平方米。但其他持有物业还需要重金投入,持续多年。
       对融创来说,未来要把文旅资产盘活,谋求好回报,必须把实干能力补足,把管理权限理清。他们会成为孙宏斌文旅计划展开路上的核武器,这是融创接手万达文旅团队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打个比方,融创已经花了438.44亿元买下了13个文旅项目,准备大干一场,就相当于花重金买了单反相机,再买一个好一点儿的镜头,做高质量的配置,也是情理之中。
       更何况,这次的团队配置,相比买项目本身,还是便宜多了。
       内容与形式同样重要,强强结合之后,融创的文旅业务才可能自此正式步入新台阶,改变以前一条腿走路,需要万达做拐杖的阶段。
 
       万达:现在的钱比未来的钱值钱
       万达为什么愿意放手它曾经引以为傲的文旅核心业务与骨干部队?
       虽然去年与融创的交易中,万达已经拟定了要对融创持续收取运营管理费的要求,看起来是万达要持续保留文旅集团核心业务与团队,做文旅轻资产运营。
       但实际上,打包出售所有的文旅项目,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它是王健林放弃文旅业务的第一步。
       从第一步走到如今彻底放弃,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从万达的诉求点来看,没有项目,只有团队,做轻资产配置,就需要符合讲轻资产故事的硬性前提条件。
       万达商业轻资产的故事已然成立,如火如荼,但文旅轻资产的故事与商业轻资产并不一样。
       轻资产商业模式都需要做到有看得见的增量利益,做有成长性的生意。万达如果要做大文旅轻资产,每年接管的文旅项目与收益至少要有上升趋势。
       但是,文旅项目体量大,获取难度大,沉淀资金多,一个单体项目就可能投入百亿到千亿,做一个文旅项目就是开启一个长线工程。
       国内在文旅领域走得最快的开发商便是万达自己,但也不过一共13个项目。同行进攻文旅业务,在项目数量和进攻力度上,能与万达匹敌的不多。
       这意味着,万达文旅轻资产对外接活,独立经营的空间并不大。
       对王健林而言,剥离文旅业务,是万达转型之路上的最佳动作,也是一次必然的取舍。万达借这次出售,彻底摆脱了文旅业务的重负,可以将注意力聚焦在最具含金量的业务上,进一步做轻资产转型。放手力度之大,可见王健林转型决心之大。
       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万达已持有大量重资产的万达广场(万达商管:2019年万达广场数量将超过300座),就没有必要再去持有重资产的文旅项目,后者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负债压力相当大。
       如今,彻底告别文旅集团业务与团队,也是基于利益之举。与其等待每年不确定的管理费用回报,不如直接出售,直接获取稳定的现金流。
       对于文旅,万达宁愿相信,现在的钱比未来的钱值钱。当然,这也可能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资金对现阶段的万达还非常重要。
 
相关阅读——
       万达商管:2019年万达广场数量将超过300座
       近日,2018万达商业年会在北京雁栖湖召开。本届商业年会由万达商业管理集团主办,以“构建智慧平台引领消费变革”为主题。会上,万达商管集团不仅介绍了2019年万达广场重点项目,也对万达营销体系进行了披露。
       会上,万达商管集团首席总裁助理兼招商中心总经理王锐透露了万达广场项目的最新进展。截至2018年底,全国将有285座万达广场开业,总持有物业面积4256万平方米。到2019年,全国万达广场数量将超300座。
       2019年,万达广场发展策略依然侧重三四线城市。王锐说,初步估计,2019年万达还将在全国开45座万达广场,其中三四线城市开业数量占比超7成。“2019年一些项目仍在洽谈中,三四线城市开业32个,二线城市10个,一线城市3个。”
       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总裁齐界表示,“在消费结构升级推动下,线上线下深度融合、体验场景跨界打造、服务品质重构升级,成为新的发展趋势。以万达商业为代表的实体商业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发展新业态、运用新技术、打造新场景、尝试新模式、变革新管理等等,努力为新消费时代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
       针对实体商业如何抓住消费升级的契机,打造现象级产品,如何实现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会上,中国商业联合会党委书记、会长姜明表示,面对消费升级,企业要细化创新业态,以新兴科技为传统商业赋能。同时也要建立良好的商业生态圈,以万达为例,其在建和已经运营的300多个万达广场项目,未来也将发展为智慧商业平台,为行业赋能,共建共享共同发展。
       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秦朔表示,很多消费的根本在于通过场景,营造一种文化品位、生活方式,引领消费者感受到温度,他相信中国消费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秦朔分析指出,今年我国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社会消费品市场,而且中国的潜力依然巨大。他表示,中国未来的消费主要趋势正在变化:首先是服务型消费在增长,而这部分在统计口径上是被低估的。其次是中国社会零售的动力,或者说消费者新主权,在县域及以下地区,首饰、被褥、服装、婚床的品牌化越来越明显。
       所以,秦朔认为,从大趋势看,非生活必需品都是在增加的。“近期相关部门出台的激发消费的系列措施提出了促进实物消费,推动服务消费、消费新模式和农村消费等方面的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影视产业正在成为消费升级的重要体现。万达影视集团总裁兼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表示,“影院是入口,人群是核心,内容是灵魂,场景做平台,营销来融合。”
       “在最近三年,中国电影的观众已经从2016年的30%提升到现在的57%,接近60%的观众是走进电影院观影的,随着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成为电影的主要观众,这个比例还会逐渐提高。”
       曾茂军表示,据统计,中国最主力的观众年龄在18到38岁之间,从人口数量上占比接近51%,对整体票房贡献度达到71%,与美国观众对票房贡献率和人数比例几乎是接近的。
       在曾茂军看来,“根据客群温度,消费特性温度以及影院客流流向,和电影院匹配度更高的业态是休闲餐饮、电竞,这是年轻人经常去的地方,另外就是儿童娱乐,有很多父母会带着孩子观影。”他表示,希望未来把万达院线场景打造成电影生态圈的场景。
       据财经杂志报道,当时双方达成的共识是,这些项目的品牌、规划内容、项目建设和运营管理继续由万达把持,融创要连续20年,每年每个项目付5000万元品牌许可使用费给万达,共计130亿元。
       对于此次转让,有消息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为了此次转让,万达集团已经将文旅集团内部的人事调动流程冻结,员工无法调动到其他业务版块,并且万达文旅规划院已经改名为融创文旅规划院。
       《财经》记者获悉,融创会给万达文旅集团人员半年左右考核期,他们的编制从万达转到融创后,薪酬、职级也大概率会保留半年不变。
       融创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文旅集团业务纳入融创也是正常情况,没有区别,吃饭的时候碗筷是谁的不太重要。”
       实际上,在去年万达融创实现交易后,融创对万达文旅项目的相关人员的收编就一直在进行之中,在万达城转让项目最多的西南区域,营销口一直有员工进入融创。
       这次交易会涉及文旅集团中的设计规划、建设、运营等大多数业务领域。具体包括文旅规划院、文旅项目建设中心、文旅项目公司、主题娱乐公司等主要部门,人员涉及到文旅集团总部核心创作团队以及运营维护管理团队等等。
       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此次收编的员工应该都是低级别的,高级别的早已安排完毕,这种整合是必然的,而且整合中低层员工比高层要容易一些。不过这笔交易的诸多细节外界还不得而知。
       根据万达官网介绍,万达旅游集团是中国领先的文化旅游创意、品牌输出管理企业,拥有大型文化旅游城规划设计、建设、运营全产业链。转让文旅集团后,万达文化集团将由影视集团、宝贝王集团、体育集团三大集团构成。
       另外,尽管去年王健林一口气将13个文旅项目脱手,但事实上,在万达此前与地方政府签订的文旅投资协议中,还有一部分未包含在与融创的交易里,这包括计划投资500亿元的西安万达城,以及同样投资500亿的长沙万达城。
       就在1个月前,王健林在与陕西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永康会面时表示:“万达将与西安加强沟通,在项目规划、设计等环节体现差异化,与现有大型文旅项目错位发展,展示好陕西文化、西安特色,推动旅游与文化、商业、体育等深度融合。希望双方通力合作,加快项目推进速度,共同打造国内一流、国际领先、无愧于时代的精品项目。”
       另外在去年7月,长沙市商务局就万达城的进展曾向外界表示:“ 我市相关部门与投资方保持密切联系,积极提供项目落地服务,加快推动进展。但鉴于该项目投资额度大、体量大,业态多样,投资方的布局方案正在进一步论证中;同时,双方已有相关约定,项目最终选址涉及商业秘密,暂不宜对外公开相关情况。”
       万达此次转让所有文旅业务后,西安和长沙万达城未来的发展更值得关注。
       对于融创来说,全盘接手万达的文旅业务也是必然。汪孟德在今年3月融创业绩会上曾明确表示,融创2018年将成立专门的文旅集团,与地产集团分开,独立运营,这一两年最重要的任务是快速增强文旅板块的运营能力。
       8月8日,融创中国曾与海南省旅游委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提出推动在海南设立融创文旅集团总部。8月22日,融创文化旅游发展公司成立,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等担任董事。
       另外,融创2017年年报显示,融创中国当年总计新增土地储备6764.2万平方米。仅2018年上半年,他们就获得了建筑面积2920万平方米的土地,综合成本仅为3620元/平方米。
       种种迹象表明,要在文旅产业有一番作为的孙宏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收编万达的文旅团队让融创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拥有经验的文旅老兵,这是最符合孙宏斌作风的方式。
       而对于一直在去地产化,朝轻资产化发展的万达来说,文旅产业的体量大,资金周转和沉淀时间长,除此之外,还需要处理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而且在出售了大量的文旅项目之后,万达也迎来了可以剥离文旅产业的时机。
在大手笔出售文旅和酒店业务后,万达集团就已经着手将文旅产业从过去的商业地产板块剥离,运营业务则继续由文化集团承接,并同酒店管理公司一起,在今年8月被注入到港股平台万达酒店发展(00169.HK)旗下。万达集团表示,万达彻底告别了房地产,从此大步走上轻资产之路。
       如今卖掉了钢筋混凝土的肉身,留下了轻资产的灵魂,万达和融创走向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融创文旅业务步入新台阶
       融创对文旅业务以及专业团队的重要性认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去年和万达交易,只是单体项目和项目层面人员的转移,当时的共识里,文旅项目设计建造、管理运营等都授权给万达,由万达直接负责,融创充当的更像是一个金主角色,有所有权,但无管理权。
       这个机制设计其实也埋下了一个伏笔,在实际推进过程中,它容易导致融创对文旅项目的管控和约束都较为有限。
       孙宏斌看好文旅业务前景, 看重消费升级,赌的是未来成果。当今年融创开始把文旅作为一个重要的业务板块,开始重金投入的时候,新的发展诉求就会放大这种管控无力感。
       文旅项目的销售物业已经给融创提供了不错的货值和现金流,可售面积4973万平方米。但其他持有物业还需要重金投入,持续多年。
       对融创来说,未来要把文旅资产盘活,谋求好回报,必须把实干能力补足,把管理权限理清。他们会成为孙宏斌文旅计划展开路上的核武器,这是融创接手万达文旅团队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打个比方,融创已经花了438.44亿元买下了13个文旅项目,准备大干一场,就相当于花重金买了单反相机,再买一个好一点儿的镜头,做高质量的配置,也是情理之中。
       更何况,这次的团队配置,相比买项目本身,还是便宜多了。
       内容与形式同样重要,强强结合之后,融创的文旅业务才可能自此正式步入新台阶,改变以前一条腿走路,需要万达做拐杖的阶段。
 
       万达:现在的钱比未来的钱值钱
       万达为什么愿意放手它曾经引以为傲的文旅核心业务与骨干部队?
       虽然去年与融创的交易中,万达已经拟定了要对融创持续收取运营管理费的要求,看起来是万达要持续保留文旅集团核心业务与团队,做文旅轻资产运营。
       但实际上,打包出售所有的文旅项目,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它是王健林放弃文旅业务的第一步。
       从第一步走到如今彻底放弃,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从万达的诉求点来看,没有项目,只有团队,做轻资产配置,就需要符合讲轻资产故事的硬性前提条件。
       万达商业轻资产的故事已然成立,如火如荼,但文旅轻资产的故事与商业轻资产并不一样。
       轻资产商业模式都需要做到有看得见的增量利益,做有成长性的生意。万达如果要做大文旅轻资产,每年接管的文旅项目与收益至少要有上升趋势。
       但是,文旅项目体量大,获取难度大,沉淀资金多,一个单体项目就可能投入百亿到千亿,做一个文旅项目就是开启一个长线工程。
       国内在文旅领域走得最快的开发商便是万达自己,但也不过一共13个项目。同行进攻文旅业务,在项目数量和进攻力度上,能与万达匹敌的不多。
       这意味着,万达文旅轻资产对外接活,独立经营的空间并不大。
       对王健林而言,剥离文旅业务,是万达转型之路上的最佳动作,也是一次必然的取舍。万达借这次出售,彻底摆脱了文旅业务的重负,可以将注意力聚焦在最具含金量的业务上,进一步做轻资产转型。放手力度之大,可见王健林转型决心之大。
       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万达已持有大量重资产的万达广场(万达商管:2019年万达广场数量将超过300座),就没有必要再去持有重资产的文旅项目,后者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负债压力相当大。
       如今,彻底告别文旅集团业务与团队,也是基于利益之举。与其等待每年不确定的管理费用回报,不如直接出售,直接获取稳定的现金流。
       对于文旅,万达宁愿相信,现在的钱比未来的钱值钱。当然,这也可能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资金对现阶段的万达还非常重要。
 
相关阅读——
       万达商管:2019年万达广场数量将超过300座
       近日,2018万达商业年会在北京雁栖湖召开。本届商业年会由万达商业管理集团主办,以“构建智慧平台引领消费变革”为主题。会上,万达商管集团不仅介绍了2019年万达广场重点项目,也对万达营销体系进行了披露。
       会上,万达商管集团首席总裁助理兼招商中心总经理王锐透露了万达广场项目的最新进展。截至2018年底,全国将有285座万达广场开业,总持有物业面积4256万平方米。到2019年,全国万达广场数量将超300座。
       2019年,万达广场发展策略依然侧重三四线城市。王锐说,初步估计,2019年万达还将在全国开45座万达广场,其中三四线城市开业数量占比超7成。“2019年一些项目仍在洽谈中,三四线城市开业32个,二线城市10个,一线城市3个。”
       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总裁齐界表示,“在消费结构升级推动下,线上线下深度融合、体验场景跨界打造、服务品质重构升级,成为新的发展趋势。以万达商业为代表的实体商业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发展新业态、运用新技术、打造新场景、尝试新模式、变革新管理等等,努力为新消费时代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
       针对实体商业如何抓住消费升级的契机,打造现象级产品,如何实现健康可持续的发展,会上,中国商业联合会党委书记、会长姜明表示,面对消费升级,企业要细化创新业态,以新兴科技为传统商业赋能。同时也要建立良好的商业生态圈,以万达为例,其在建和已经运营的300多个万达广场项目,未来也将发展为智慧商业平台,为行业赋能,共建共享共同发展。
       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秦朔表示,很多消费的根本在于通过场景,营造一种文化品位、生活方式,引领消费者感受到温度,他相信中国消费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秦朔分析指出,今年我国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社会消费品市场,而且中国的潜力依然巨大。他表示,中国未来的消费主要趋势正在变化:首先是服务型消费在增长,而这部分在统计口径上是被低估的。其次是中国社会零售的动力,或者说消费者新主权,在县域及以下地区,首饰、被褥、服装、婚床的品牌化越来越明显。
       所以,秦朔认为,从大趋势看,非生活必需品都是在增加的。“近期相关部门出台的激发消费的系列措施提出了促进实物消费,推动服务消费、消费新模式和农村消费等方面的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影视产业正在成为消费升级的重要体现。万达影视集团总裁兼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表示,“影院是入口,人群是核心,内容是灵魂,场景做平台,营销来融合。”
       “在最近三年,中国电影的观众已经从2016年的30%提升到现在的57%,接近60%的观众是走进电影院观影的,随着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成为电影的主要观众,这个比例还会逐渐提高。”
       曾茂军表示,据统计,中国最主力的观众年龄在18到38岁之间,从人口数量上占比接近51%,对整体票房贡献度达到71%,与美国观众对票房贡献率和人数比例几乎是接近的。
       在曾茂军看来,“根据客群温度,消费特性温度以及影院客流流向,和电影院匹配度更高的业态是休闲餐饮、电竞,这是年轻人经常去的地方,另外就是儿童娱乐,有很多父母会带着孩子观影。”他表示,希望未来把万达院线场景打造成电影生态圈的场景。
合作伙伴
已有1242家合作伙伴
吉林铁合金股份有限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林铁合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